延迟退休已推翻

近日,“延迟退休”这一关系到就业、养老、人口结构等社会关键资源的热搜话题终于“尘埃落定”。3月11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表决通过关于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的决议,其中明确提出:

“综合考虑人均预期寿命提高、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快、受教育年限增加、劳动力结构变化等因素,按照小步调整、弹性实施、分类推进、统筹兼顾等原则,逐步延迟法定退休年龄,促进人力资源充分利用。”

f351f97df960c68b352cb373bf667996.jpeg

“延迟退休”的利益相关

个体公平or代际公平?

1、对于“小步调整、弹性实施、分类推进、统筹兼顾”这几个关键词,人社部中国劳动和社会保障科学研究院院长金维刚也做了更详细的解释:

“小步调整,延迟退休改革不会“一步到位”,而是采取渐进式改革,每年延迟几个月或每几个月延迟1个月;

弹性实施,在统一实施的基础上,允许个人根据自身情况和条件,选择提前退休的具体时间;

分类推进,不同群体、不同性别将继续保持退休年龄差异;

统筹兼顾,一方面,过去一些与退休年龄相关的政策,要随着延迟退休进行相应调整;另一方面,延迟退休改革也会带来一些新问题和新挑战,需要有相应的配套措施及时跟进。”

在延迟退休实施原则公布的同时,“延迟退休不会一刀切”又登上了微博热搜榜前十。因为“延迟退休”涉及到不同群体的不同利益,从个体公平的角度来看,对于80后、90后这批当下的社会主要劳动力来说,这确实带来了“多交几年社保、晚拿几年养老金”的“双倍压力”,这也是为什么网络上不少年轻人发出“房贷如影随形、子女不堪重负,能活到退休的年龄再说”的自嘲;但如果从代际公平的角度来看,在“年轻人养老年人”的社会事实下,延迟退休则会让年轻人承接的压力相对变小,这也是“促进人力资源充分利用”的直接表现。

“延迟退休”的社会指向

人力资源利用&养老金

de644c3695384e899dd2ab99555c19a4.png

2、这些有关个体公平、代际公平的讨论,其实指向的都是社会的现实问题——中国退休年龄总体偏低,与人均预期寿命不匹配,不适应人口结构变化和老龄化发展趋势,造成人力资源浪费。但如果再进一步想,在人力资源浪费的同时,“就业难”却始终相伴共生。社会资源相对固定,每年能提供的工作机会就这么多,“延迟退休”在解决了人力资源浪费问题同时,会不会影响到年轻人就业?

除了工作机会,更重要的是,“延迟退休”还关乎另外一个重要的议题——养老金。退休的年龄,直接决定了养老金在什么时候发放到你手里。

通俗理解,养老保险是一种横向统筹,而养老金像一个蓄水池,你也存、我也存,大家存钱一起花。先老的人具备“先发”优势,在既定的退休年龄享受统筹分配的养老福利。等到年富力强做贡献的这批人次第衰老,再享受更年轻的劳动力创造的养老钱。然而这个理论上前赴后继、细水长流的模式,遭遇了人类经济社会高速发展的自然瓶颈——老龄化危机。

据保守预计,到2050年,中国年龄超65岁的老龄人口占比或将突破30%,社会总抚养比将达到70%。这意味着,每10个劳动力人口要供养7个非劳动力人口,其中包括5位脱离社会生产岗位的老人。而以目前年轻人就业年龄的平均数看,23岁才刚刚开始创造价值,社会总抚养比很可能远高于70%。

2019年末,中国老龄人口占比为12.6%。2020年底,国资委将1.21万亿的国有资本划转到社保基金,这一数字在2019年仅为6600亿。显而易见的是,如果只是通过划转资本的方式,不可能根本解决老龄化带来的社会压力,更何况与老龄化相关联的,是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因此,这也呼吁着更为多元的解决方式的实施,而“延迟退休”就是通过对人力资源利用加大来缓解危机的方式;此外,多层次多支柱的养老保险体系,也是正在探索中的路径之一。

人到老年,钱够花吗?

个人养老金制度能否力挽狂澜

3、在2月26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人社部副部长游钧提到了个人养老金制度:以账户制为基础、个人自愿参加、国家财政从税收上给予支持,资金形成市场化投资运营。简而言之,鼓励大家自我养老——多交多得、少交少得,从偏重统筹平衡转向偏重个人所得。

图片来源:中华人民共和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官网

现行的养老金制度是“两条腿走路”。一是社保,包括职工养老保险和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目前覆盖近十亿人。以涛君的一位朋友为例,2007年参加工作至今,按延迟退休实施细则公布之前的退休年龄规划的话,将于2035年退休。在职二十八年,个人缴纳工资总额的8%入社保个人账户,单位缴纳百分之二十划入统筹基金,预期内工资不上涨、养老金替代率很低的情况下,到退休时涛君每月可领取的基本养老金为1887元。

参照2021年青岛的消费水平,这点微薄的养老金显得杯水车薪。如果2035年,养老金的蓄水池出多进少的话,仅1887块钱的退休金都不能足额发放呢?退休人员在教育、住房和旅行上的需求相对较少,食品消费也算稳定,可医疗保健上的开支明显上升,养老金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社保之外,养老还有企业年金,根据国新办发布会上的数据,眼下已覆盖5800多万人。但是如果我们考虑到这份数据中,涵盖了大量编制内及非编制内的国企员工的话,那么分配到私企的份额还能有多少呢?

现在,养老保险体系的第三个层次——个人养老金制度即将出台。有了个人养老金账户,就真能解决退休金不够花的问题吗?

其实早在2018年,国家就已经开始个人养老金制度试点。参与者建立账户,在工作期间按期向账户缴款,国家对一定额度的缴费给予税收优惠,在个人应税收入中予以扣除。账户里的资金委托机构投资,退休取出后再补缴个人所得税。

从操作过程来看,涛君不禁产生疑惑:这样的个人基金账户是否更像是一个封闭期非常长的基金?委托机构投资,是否兼具市场运营风险?涉及投资,个人养老金制度的成功与否,是不是要仰仗资本市场长期增值的预期?从上世纪80年代看到21世纪初,这确实是可行的。道琼斯指数从一两千点,跃升到三万点,高效的资本市场确实能保证部分社保基金的轮转。可如果不行,又该建立怎样的制度保障?这需要进一步的细化与探索。

另一个疑惑,主要集中在“自愿参加”的“自愿”二字上。这个所谓的第三层次保障,究竟能调动起多大的积极性?

作为衡量退休人员生活水平的重要参考指标,养老金替代率连年下降是不争的事实。2002年,劳动者退休时的养老金领取水平与退休前工资收入水平之间的比率尚为72.9%,2005年就下降到了57.7%,到2011年低至50%,近几年更是徘徊在45%左右。这种情况下,个人养老金账户,是否能力挽狂澜?我们是不是也可以这样来理解,统筹养老金结余困难,让年轻人自主建立个人账户,这不仅为了给自己留后路,也是继续为统筹养老做贡献。

“延迟退休”的利弊,对每个个体来说各有不同,但不能忽视的是,老龄化趋势、劳动力结构变化、人力资源利用等社会现实,都是眼下必须要去直视并回答的问题,而这些,也都需要放到时间和大局的维度上来看。当“人力资源”遇上“人到老年”,“延迟退休”未必是每个人心中的最优解,但是“研究”了8年的这一决定,确实是很现实向的选择。


发表评论